首頁 >> 正文

特朗普重塑美國貿易政策架構
2016-12-28 作者: 高攀 來源: 經濟參考報

  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日前宣布首次成立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并計劃由商務部主導貿易政策制定,降低美國貿易代表的影響力,顯示其正對美國維持數十年的貿易政策架構進行大幅變革,以重振美國制造業和縮小美國貿易逆差,凸顯重商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色彩。

  根據美國政府部門的傳統分工,美國貿易代表負責制定和協調所有政府部門的總體貿易政策,代表美國總統進行貿易協定談判以打開外國市場,并借助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和美國國內法律來加強貿易執法,是總統的主要貿易政策顧問和貿易政策發言人。美國商務部主要負責執行國內反傾銷和反補貼法律來限制外國進口對美國國內企業的損害,對美國貿易政策的影響力相對較小。

  以奧巴馬政府為例,現任美國貿易代表弗羅曼是奧巴馬政府貿易政策的主要架構師,他負責推動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和跨大西洋投資伙伴關系協定(TTIP)談判,以期引領新一輪國際經貿規則的制定,重塑美國在全球貿易體系的主導地位。美國商務部長普利茨克主要負責簡化行政程序促進美國企業出口和吸引外國直接投資,推動奧巴馬政府先進制造業戰略的落實,并通過加強反傾銷、反補貼執法來保護美國國內產業。

  但在今年美國總統競選中曾猛烈抨擊全球化和自貿協定的特朗普決心改變這一傳統貿易政策架構。特朗普的過渡團隊發言人賈森·米勒日前表示,特朗普計劃讓商務部長提名人選、億萬富翁威爾伯·羅斯負責制定美國總體貿易政策。米勒說,考慮到羅斯與特朗普的私人關系,以及競選期間雙方在起草貿易政策方面的合作,羅斯在貿易政策制定方面發揮的作用將比以往美國商務部長大得多。

  米勒指出,與羅斯的密切合作關系也是特朗普任命加州大學歐文分校教授彼得·納瓦羅出任新成立的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的關鍵因素。他表示,過去5個月羅斯與納瓦羅作為特朗普的競選經濟顧問合作得很好,他們在競選中提出的貿易政策方案將成為特朗普政府貿易政策的基礎。

  根據過渡團隊發布的聲明,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將為總統就貿易談判的創新策略提供建議,與其他政府部門協調共同評估美國制造業和國防工業的能力,并為美國失業工人提供高技能制造業的就業機會。國家貿易委員會還將領銜“購買美國貨、雇傭美國人”的計劃來確保政府采購、基礎設施建設和國防項目落實特朗普重振美國制造業的承諾。

  據美國媒體報道,為促進內閣成員多樣化,特朗普正考慮提名前美國中小企業局副局長、特朗普競選西裔咨詢委員會成員霍維塔·卡蘭薩出任美國貿易代表,這是該職位重要性下降的又一跡象。

  從人事任命和機構設置來看,羅斯與納瓦羅已成為特朗普政府貿易政策的主要架構師。在今年9月底合作撰寫的經濟政策方案中,他們將美國貿易政策失利的原因歸結為美國主要貿易伙伴的“匯率操縱”和重商主義貿易政策實踐,以及“糟糕”談判達成的貿易協定使得美國不能公平享受到貿易的收益。他們建議通過增加出口、限制進口和貿易談判等措施改善與加拿大、中國、德國、日本、墨西哥、日本和韓國六大貿易伙伴的貿易逆差。

  但主流經濟學家普遍認為,宏觀經濟政策是美國貿易逆差形成的主要原因,貿易逆差對美國經濟并非壞事,而將縮小貿易逆差作為政策目標很可能會導致貿易保護主義政策。美國學者和貿易官員也反對特朗普打破以往的貿易政策架構。

  前美國副貿易代表、全國對外貿易理事會主席艾倫·沃爾夫說,當貿易談判由國務院領導時,許多國會議員和商界代表會擔心美國的貿易政策利益將讓位于外交政策考量;而當商務部領導貿易談判時,農業團體和勞工組織擔心自己的利益會被忽略;因此,美國貿易代表成為總統首席貿易談判官得到大家普遍認可。

  曾在奧巴馬政府任職的前美國貿易代表羅恩·柯克說,與總統的關系是美國貿易代表領導貿易談判的最重要因素,如果談判對手認為決策權轉移到了商務部或國務院,他們將不會愿意與美國貿易代表展開實質性談判。

  美國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加里·赫夫鮑爾認為,特朗普讓商務部領導美國貿易政策制定與以往的慣例有著極大的不同,將會遭到美國國會的反對。根據美國法律,眾議院籌款委員會和參議院財政委員會掌管貿易政策立法和監督事務,他們一直通過對美國貿易代表施加影響來參與貿易政策的制定。

凡標注來源為“經濟參考報”或“經濟參考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稿件,及電子雜志等數字媒體產品,版權均屬經濟參考報社,未經經濟參考報社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載、播放。獲取授權
買買商城

消費外流“灼傷”中國旅游業

消費外流“灼傷”中國旅游業

業內人士指出,國內產能過剩但有效供給不足,難以應對正在升級的消費市場。此外,高企的國內價格也抑制了消費者的購買欲。

·惠民項目成提款機 冷門領域難脫魔手

videos日本熟妇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