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通訊社主管

首頁 >> 正文

從“小河彎彎”到潮起大灣區
——深圳河畔的開放發展故事
2021-01-26   記者 李曉玲 深圳報道 來源: 經濟參考報

  “小河彎彎向南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東方之珠我的愛人,你的風采是否浪漫依然……”一曲《東方之珠》,將深港間窄窄的“小河”深圳河推到世人的關注中。

  深圳河,一條長不過37公里,寬度從幾米到幾公里不等的小河,不僅是深圳人的母親河,也是深圳和香港兩地的界河。小河連著深港兩座經濟總量加起來近6萬億的超級大都市,如同一道臍帶,連接著深港兩地。蜿蜒曲折的深圳河一路向西,流過兩地正在合作開發中的深港科技城、炸響改革開放“開山第一炮”的蛇口、“特區中的特區”前海、世界最大的國際會展中心,匯入伶仃洋。河水無言,見證了“滄海桑田變幻”的歷史,也讓隔河相望的兩岸,借助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東風,攜手共筑輝煌燦爛的大灣區黃金海岸線。

深圳河畔的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部分地區。記者 毛思倩 攝

  “讀秒”過河讓“深港同城”

  “深圳”作為地名,最早出現在清朝康熙年間,來源于深圳河?!佰凇笔侵柑镞叺乃疁??!吧钲凇鳖櫭剂x,就是田邊的深水溝。深圳河東起梧桐山,西至深圳灣,歷史上的深圳與香港,在深圳河兩岸一衣帶水,不可分割。鴉片戰爭之前,香港一直隸屬廣州府新安縣管轄,政令一統,言語同音,本無界限。

  如今的深圳河兩岸,隔水相望著兩座國際化的大都市——深圳和香港。深港兩地間每天都有數十萬人從10多個陸路、鐵路口岸和碼頭24小時通關,親密往來。2019年平均每天從深圳各口岸出入境的旅客就達66.3萬人次,其中最高的一天突破了百萬人次,全年共計有2.42億人次出入境,占全國旅客出入境查驗總量的36%。

  羅湖口岸與香港新界一河之隔。1950年,在雜草叢生的深圳河岸邊,十幾名邊檢戰士用木板搭起一間簡陋的房子,將“廣東省公安廳邊防局深圳檢查站”的牌子掛在門框上。彼時,剛剛成立的新中國,百廢待興,舒展胸懷,開放國門,開始迎接日新月異的新生活。羅湖口岸獲批成為國家對外開放口岸,這是改革開放前深圳唯一的陸路口岸。從那時起,羅湖口岸就成了新中國的“南大門”。

  1980年,黨中央和國務院作出建立深圳經濟特區的重大戰略部署,為深圳的改革發展指明了航向。深圳經濟特區作為我國改革開放的重要窗口,口岸經濟帶迅速發展起來。1986年,紅黃相間、四檐高挑的中式建筑風格的羅湖口岸聯檢大樓拔地而起,成為深圳地標性建筑,也讓連接香港與內地的第一口岸——羅湖口岸成為深港間最繁忙的通關口岸。多年來,羅湖口岸一直是我國客流量最大的旅客入出境陸路口岸,見證了深圳從邊陲小漁村發展成為一座充滿魅力、動力、活力、創新力的國際化創新型城市。

  從羅湖口岸還可以望見歷史文化地標——羅湖橋。羅湖橋是晚清所修的鐵路橋。清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廣九鐵路借款合同》在北京簽訂,7月鐵路分三段同時開工。初建時,廣九鐵路自大沙頭至九龍178.55公里,中英雙方商定,以羅湖橋中孔第二節為界,分為中英兩段。其中,中段長142.77公里,英段長35.78公里,分段施工。辛亥革命爆發之年即1911年,詹天佑主持修建的廣九鐵路通車。當年年底,中英兩段鐵路在羅湖橋接軌連通。

  當年的羅湖橋一頭是中國內地,一頭是英租地香港,橋面狹窄,只能行駛火車,橋身無頂無棚,任憑雨淋日曬。1959年,羅湖橋被改建成鋼筋水泥橋,橋面也加寬了一倍多。1962年,又加蓋了鐵皮棚頂,在鐵橋兩側增設了鐵欄桿,并鋪上了人行道。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后,羅湖橋設施不斷改善,面貌煥然一新。2003年深港兩地重建的新羅湖橋啟用,原百年老橋橋體作為文物保留下來。

  2018年廣深港高鐵的開通,讓高鐵通行成為深港間的優選。當年9月23日,從香港西九龍站首發的G5736次高鐵載著第一批入境旅客出發,標志著香港正式融入全國高鐵網,邁進高鐵時代。開通僅半年,連接深港兩地的高鐵口岸西九龍站就迎來了千萬名出入境旅客,躋身“千萬級”口岸行列,成為粵港澳大灣區“一橋一鐵”互聯互通的重要樞紐。高鐵的聯通,大大加快了深港間的人員流動和經濟融通,也拓展了粵港澳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的覆蓋范圍。截至目前,廣深港高鐵已累計運送乘客2000多萬人次,成為我國特大型鐵路口岸。

  新時代,隨著深港間跨越深圳河越來越多的交流交往交融,“深港同城”成為高頻詞語。除了海內外游客,每天往返深港間的兩地居民早就習慣了“過河”工作和生活的節奏,3萬多名深港跨境學童也是每天早出晚歸經由各個口岸“過河”到香港上學,回深圳居??;從“手工錄入”到“刷臉過關”“以秒計時”的通關服務,讓深圳河兩岸、珠江流域甚至大灣區內的人員流動越來越快,越來越多,再加上口岸與城市軌道交通等多種運輸方式的有效接駁,安全便捷的換乘體系,讓深港一小時生活圈和泛珠三角四小時快捷通達經濟圈逐漸成形。伴隨著人員和物資的高效便捷流動,粵港澳大灣區的藍圖已經繪就。

港珠澳大橋。記者 陳曄華 攝

  深港攜手治理“同一條河”

  發展是中國共產黨執政興國的第一要務,而生態環境是關系黨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問題,也是關系民生的重大社會問題。如何處理好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關系,實現兩者的良性互動,是黨和國家面臨的現實課題。這也深刻體現在深圳河的治理與保護上。

  深圳河是深港界河,她見證了深港兩地的交流與發展,也曾給兩地帶來多次洪澇災害和巨大的財產損失。30多年來,深港攜手治理同一條河,如今的深圳河白鷺翱翔、野鴨嬉戲、水清岸綠,還為珍稀鳥類黑臉琵鷺提供了棲息地,成為深港合作的典范。

  深圳河歷史上曾叫“明溪”,發源于牛尾嶺南坡,自東北向西南流入深圳灣,流域總面積312.5平方公里,深圳一側占60%,香港一側占40%。1898年,清政府與英國簽署《展拓香港界址專條》,深圳河作為租借香港的新界部分99年的界限,成為一條界河。

  多年來,深圳河一直保有迂回曲折的自然河域,但由于河床狹窄,河道蜿蜒,加之受海潮頂托,一遇洪水便宣泄不暢,再加上流域土地開發、水土流失等因素,河道泄洪能力逐漸下降,流域環境也非常差。擁有一條生態安全環境優美的深圳河,是深港兩地居民的共同愿望。

  1981年底,改革開放的號角剛剛吹響,深港兩地就建立深圳河防洪聯合小組展開工作。1985年3月確定了治河方案,按照“建設一期,準備二期,著手三期,展望四期”的原則,推進深圳河治理。工程根據不同河段的特征主要采取拓寬挖深、裁彎取直、橋梁與河堤重建、生態治理、滯洪削峰等措施,所需費用由深港平攤。

  1995年5月19日,深圳河一期工程正式動工。經過22年分期建設,至2017年7月第四期工程完工,深港兩地政府共同治理河段長度約18公里,完成投資約25億元。深圳河治理工程建成后,河道達到50年一遇的防洪標準,經受住多次超強暴雨和“天鴿”“山竹”等臺風的考驗。

  深圳河的治理是深港協同治理同一條河的成功典范。深港兩地經過談判、規劃、建設及管理合作,克服了不同社會制度、不同法律體系、不同工作方式的困難,共建了一套行之有效、特色鮮明并獲得多項殊榮的合作模式和運行機制,成為兩地政府跨境重大基礎設施建設合作的成功典范。

  深港聯合治理深圳河工程與國際慣例全面接軌,在國內率先實行“項目法人制,招投標制,建設監理制和合同管理制”,是國內第一個全過程進行環境影響評估、監察及保護的水利工程,是少有的在邊防禁區內施工的跨境工程,形成了一套別具特色的管理模式。

  更為寶貴的是,多年來,深港兩地政府通過聯合治理深圳河工程,為創新工程建設模式闖出了一條新路。曾任香港政務司司長的特首林鄭月娥表示,深圳河治理過程中,深港雙方雖然面對不少挑戰,包括兩地政府在運作、工程設計標準、招標程序以及施工方法等的差異,但雙方都充分表現出互助互信的精神,在合作過程中求同存異,把難題一一解決。

  為了實現深圳河治理的長遠效益,深港聯合還相繼開展了防浪墻補齊及改造加固工程,并增加了水環境改善項目,在提高防洪標準的同時,美化深圳河的堤防景觀,改善深圳河水環境。深圳河也在深圳特區改革開放40年經濟快速發展,GDP增長超萬倍的同時,依然保持了“綠水青山”和“美麗中國”的特區風貌。

  深港聯合治理深圳河,不但大大降低了沿河兩岸的水浸風險,還為新口岸發展提供了安全穩固的基礎,令兩岸人民的來往更加緊密順暢。改造后的深圳河河道寬闊順直,護坡平整流暢,河水清澈,風光如畫,美不勝收。目前深港還在全力推進共同治理和養護深圳河的工作。從防洪減災到建設生態河道,雙方精誠合作,攜手治理深圳河,致力于保育深圳河的生態。

  可以說,在深港兩地政府的共同努力下,深圳河治理工作取得了實質性進展,持續增進兩地民生福祉,促進了深港共同繁榮穩定。

  “過河”發展深港共創科技城

  從梧桐山牛尾嶺出發,深圳河貫穿深港兩地,從河套地區向西流過深圳灣,出伶仃洋。這里,是當下深圳最具開放性和現代化的黃金海岸線。

  港澳青年創客們“圓夢”的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就位于此。26歲的投資經理譚金慶,每周一從香港總部“過河”趕往前海上班,過著深港兩地往返的大灣區時代“同城”新生活?!吧钲谇昂J袌龌胶芨?,注冊一家外商投資企業,資料齊全一天就能辦完?!?/p>

  2017年,譚金慶從香港科技大學機械工程系畢業。與香港一灣之隔的深圳前海,給了這位香港青年多一種人生選擇。當年,以孵化香港優秀科技初創項目為目標的香港X科技創業平臺成立了前??偛?,并向譚金慶伸出了北上“橄欖枝”,邀請他成為前??偛康耐顿Y經理,共同為香港青年科技創業筑夢。

  譚金慶說,他毫不猶豫就來到深圳前海?!吧钲诘陌l展有目共睹,被譽為‘特區中的特區’的前海更是充滿機遇。香港學生不該只待在香港,要多到內地看看?!弊T金慶選擇的前海,是我國新時代改革開放的戰略前沿和國家開放發展的戰略平臺,無論是改革創新、深港合作還是高質量發展等方面,都是先鋒和標桿。

  正如譚金慶所言,越來越多的港澳青年“過河”成為前海灣畔的創業者。深港青年夢工場里,各類創客平臺、人才驛站中隨處可見聚精會神研發項目的港澳年輕人。如今,這個開園五年多的深港青年創新創業夢工場,已經孵化出創業團隊468家,主要為移動互聯網、智能硬件、文化創意產業;其中,臺港澳及國際團隊236家;超半數項目成功獲得融資,累計融資總額超過15億元人民幣,為引導支持港澳臺青年來內地創業做出成功探索和嘗試。

  作為推進深港合作的重要陣地、服務深港及世界青年創新創業的國際化服務平臺,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業已成為港澳臺及國際青年創業者的搖籃和全國唯一的“青年創新創業跨境合作示范區”。

  2019年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這是黨中央立足全局和長遠作出的重大謀劃。在我國改革開放新征程中,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可謂一大引擎。深圳緊緊抓住新時代改革開放的“綱”和重大歷史機遇,深入對接“港澳所需”與“深圳所能”,切實發揮前海自貿片區、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等重大合作平臺作用,著力提升口岸、軌道、公路等交通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水平,掀起了大灣區建設熱潮。

  深圳市市長陳如桂表示,深圳搶抓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重大機遇,全力當好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主陣地,通過推進“灣區通”工程,實施深港合作專項行動,推出深港通、深澳通“注冊易”,設立港澳臺和外國法律查明基地,成立粵港澳大灣區氣象監測預警預報中心,持續提升了開放合作水平,前海國際化城市新中心展現出新面貌。

  到2019年底,前海注冊港資企業累計達1.25萬家,注冊資本1.32萬億元,2019年度實際利用港資36.47億美元,占比87.6%,港企作為前海蛇口自貿片區經濟支柱作用顯現。前海管理局副局長袁富勇表示,前海先后推出百余項惠港政策,建成深港青年夢工場一期二期、深港設計創意產業園、前海深港創新中心、深港基金小鎮等平臺,推動了深港澳更緊密合作,高水平對外開放新格局加快形成。

  通過開展深港合作,前海不斷深化深港產業、金融、貿易、法治、人才等方面的緊密務實合作,推動CEPA框架下對香港服務業的全面開放。據統計,目前前海累計面向港企出讓土地占比43.2%,吸引了港交所、匯豐、恒生、東亞、嘉里、周大福等一批知名港企落戶,為港人港企拓展了發展空間。

  近年來,隨著前海深港合作區改革的深化,深港兩地在貿易、物流、創新、文化及金融服務業的發展中開始深度合作,兩地經貿和社會關系越來越密切,合作領域越來越廣。在粵港澳大灣區推動下,深港合作的區域定位更加明確,發展前景更加廣闊,與以往對比呈現了跨越式發展趨勢。

  1997年,深港兩地為治理深圳河,把靠近福田口岸和落馬洲一側的河段拉直,原本屬于深圳河北側約一平方公里的土地就落到了香港,這就是河套地區。2018年深港兩地明確將河套建設為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為配合這一重大國家戰略,深圳市啟動重建皇崗口岸,將其打造為灣區超級口岸,并引入三條城際軌道和兩條地鐵線路,對廣深高速福田段進行下沉改造。落馬洲河套地區深港發展政策的“破格出臺”,規劃中的皇崗口岸升級擴建,將深港合作推上“高速公路”,靜靜流淌的深圳河再一次成為見證者。

  深圳與香港科研創新合作優勢高度互補。香港在科研、金融、國際化、服務業上具有強勁優勢,而深圳是高新技術產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布局最密集的城市,科技成果轉化實力雄厚。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是粵港澳大灣區唯一以科技創新為主題的特色平臺。去年8月,深圳市推出了《關于支持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深圳園區建設國際開放創新中心的若干意見》,首次提出,將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深圳園區建設成為國際開放創新中心。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將建設5G通信、生物醫藥等新型產業標準規則示范區,圍繞集成電路、5G通信、大數據及人工智能、生物醫藥、新材料等深港優勢產業領域,支持在移動支付、基因科技、人工智能等領域積極參與或牽頭開展國際標準的制定。

  如今,深圳經濟特區“四十而立”,正全方位啟動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在更高起點、更高層次、更高目標上率先探索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新路徑,香港也面臨著新的發展機遇。將深港兩座在中國具有特別意義的城市更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的,離不開“過河”二字?!靶『訌潖澫蚰狭鳌?,河水無語,卻恒久流淌。一河兩岸,深圳河見證了兩座“特區”波瀾壯闊的歷史,深港進一步深化合作也是時代發展的要求,這種合作必將是在更大范圍內、更高層次上、更廣領域內進行的資源配置與整合,也終將會在“一國兩制”背景下,產生更為廣泛和深遠的歷史價值與現實意義。

凡標注來源為“經濟參考報”或“經濟參考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稿件,及電子雜志等數字媒體產品,版權均屬經濟參考報社,未經經濟參考報社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載、播放。獲取授權
矩形廣告大

拯救“爛蘋果”

拯救“爛蘋果”

恒豐銀行,曾被視為“金蘋果”,后來逐漸腐壞觸目驚心,處置“爛蘋果”更發人深省,反思前因后果,更為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帶來警示。

·建而難用 長江大量岸電資源遭閑置

國家能源集團:改革賦能 做好能源保供“穩定器”

國家能源集團:改革賦能 做好能源保供“穩定器”

國家能源集團,已成長為全球最大的煤炭生產公司、火力發電公司、風力發電公司和煤制油煤化工公司,擁有煤炭、新能源等八個產業板塊。

·航天科工朱坤:敢闖敢創的型號總師

經濟參考報社版權所有 本站所有新聞內容未經經濟參考報協議授權,禁止轉載使用

新聞線索提供熱線:010-63074375 63072334 報社地址:北京市宣武門西大街57號

JJCKB.CN 京ICP備18039543號

videos日本熟妇人妻